栏目导航
河南人文地理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河南人文地理 >
华融湘江银行大股东转让股权十几年前湖南人错失“湖南银行”
发布日期:2022-05-12 02:5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华融湘江银行官网公布了2022年一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行资产总额达到4390.22亿元,较年初增长3.06%。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6.19亿元,同比下滑7.07%,实现净利润8.98亿元,同比增长5.64%。

  作为湖南省一家成立不到12年的地方法人银行,华融湘江银行目前正在经历一次自开设以来最大规模的股权变动。4月19日,华融湘江银行第一大股东中国华融公告称,公司持有的该行40.53%的股权已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北金所”)正式挂牌转让,转让价格为119.81亿元。

  中国华融的离场,也为华融湘江银行留下诸多可能性,比如,未来该行是否有可能摆脱“华融”两字,改为“湖南银行”?目前,湖南省仅有两家城商行,即长沙银行和华融湘江银行,但由于华融湘江银行为中国华融控股,因此湖南省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省属城商行。

  《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去年以来,华融湘江银行前十大股东变动频繁,包括湖南省财政厅在内,多家湖南省国资企业进入该行前十股东行列。去年1月,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下称“财信金控”)副总经理李滔,出任华融湘江银行党委副书记、监事长,不难看出,湖南省国资正在逐渐加强对该行的控制权。记者就股权转让、后续更名等问题向华融湘江银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事实上,华融湘江银行前十大股东变动在去年较为频繁。其中,湖南省财政厅划拨受让该行第二大股东湖南财信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财信投资”)4.98%的股份,成为该行第四大股东。而财信投资还受让了该行第八大股东新煌集团湘潭市新煌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全部1.66%股份。

  此外,财信投资的控股子公司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财信信托”)受让湘潭市两型社会建设投融资有限公司2.13%的股份,成为该行第七大股东。

  天眼查显示,财信投资和财信信托的实控人均为财信金控。财信金控是经湖南省政府批准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系湖南省唯一的省级地方金融控股公司、省属国有大型骨干企业,注册资本140亿元。去年以来,财信金控已经向华融湘江银行派驻了多名高管,其中,财信金控副总经理李滔出任华融湘江银行党委副书记、监事长,财信金控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副总经理曾若冰出任华融湘江银行董事。

  十余年前,“湖南银行”的酝酿曾有过一个擦肩而过的机会,但没有好好珍惜。2007年,为大力发展金融市场和化解金融风险,做强做大地方金融机构,湖南省政府做出了要在长沙、湘潭、株洲、岳阳和衡阳5家城商行及邵阳市城市信用社基础上,组建一家新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战略决策。

  彼时,除长沙城商行(现长沙银行)外,其它几家都普遍存在着资本规模较小、经营管理水平较低、潜在风险较高等问题。因此,在筹划重组整合期间,长沙城商行决定独立发展,湖南省属银行的目标没能落地,最终,“四行一社”成为后来华融湘江银行的立行基础。

  2009年,湖南省委省政府决定引入中国华融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组建湖南省区域性商业银行,双方达成共识,确定重组的基本目标是建成一家扎根湖南、辐射全国、历史亏损妥善处理、法人治理结构完善、市场竞争能力较强且法人机构设在长沙的区域性商业银行。2010年10月,华融湘江银行正式挂牌成立。

  自去年开始,中国华融开始逐步推进金融牌照子公司的股权转让,其中便包括华融湘江银行。2021年11月,中国华融公告称,根据监管机构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逐步退出非主业的要求,按照财政部国有金融企业股权转让有关规定,拟将持有的华融湘江银行40.53%的股权对外公开转让。时隔半年,这笔股权终于在北金所作价119.81亿元公开挂牌转让。

  湖南省政协委员许长龙曾在2018年建议湖南省政府尽快组建“湖南银行”,他在建议中表示,当年“四行一社”拟组建湖南省属银行,结果被中国华融中途兼并收购,失去了一个完善湖南金融业重要机遇。他认为,成立湖南银行能解决湖南省存贷款资源调配和资金期限错配的问题,并能解决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融资成本过高的问题,同时也能够增加省级财力,解决湖南省级金融机构和工具不足的现实问题。

  彼时,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回复称,许长龙委员“提出的发起设立‘湖南银行’一事,我局认为其构想和愿望都是积极的,近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类似银行架构的推进。”

  如今,中国华融主动退出,华融湘江银行是否能重新回到湖南省国资的怀抱?《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对此向华融湘江银行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020年3月,原天津农商银行行长黄卫忠空降华融湘江银行,履新该行党委书记,两个月后,其董事长的任职资格也被湖南银保监局核准。与张永宏、刘永生这些前任董事长不同,黄卫忠从未有过“华融系”的工作背景。

  公开资料显示,黄卫忠常年在金融监管系统内工作,曾在银监会合作金融机构监管部、人民银行农村合作金融监管局等监管部门任职。2009年11月,黄卫忠从银监系统跳槽到刚刚改制重组成功的天津农商银行,担任该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14年12月,黄卫忠升任天津农商银行行长。

  不过,空降到华融湘江银行掌舵后,黄卫忠似乎显得有些“水土不服”。2020年华融湘江银行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这也是该行自成立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的情况,该行解释称是由于2020年加大了准备金计提力度。

  去年是黄卫忠履新华融湘江银行董事长后的首个完整年度,交出了一份还算不错的答卷。根据该行2021年报,截至报告期末,资产总额达到4259.84亿元,同比增长4.93%。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15.07亿元,同比增长10.00%;实现净利润30.75亿元,同比增长7.20%。

  华融湘江银行贷款主要集中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房地产业及建筑业,截至2021年末,上述行业贷款金额分别占该行贷款总额的14.48%、6.80%和6.57%。

  资产质量方面,华融湘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同省城商行中处于较高水平,甚至高于一些省内的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末,华融湘江银行不良率为1.90%,同比上升0.06%,而同期长沙银行不良率为1.20%,长沙农商银行不良率为1.60%。此外,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相关数据,截至2021年末,商业银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73%。

  值得注意的是,华融湘江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每年都在创新高。2016年,华融湘江银行不良贷款率由年初的0.99%猛增至1.48%,彼时该行解释为由于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的调整等因素影响,部分企业还款能力下降,导致公司面临的资产质量控制压力有所加大,此后其不良率继续逐年走高。最新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回落至1.83%。

  在华融湘江银行成立时,曾经提出过“五年三步走”的发展战略,根据规划,2014年-2015年是该行全面赶超、实现上市阶段,然而7年过去,这个目标似乎仍然遥遥无期。

  《湖南省“十四五”金融业发展规划》明确提出,鼓励华融湘江银行等地方金融机构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并购、重组的方式做大做强,支持华融湘江银行等有资格的金融机构上市融资。中国华融此次股权转让,对于华融湘江银行来说也是一次机会。在引入新的大股东后,失去“华融”的华融湘江银行能否成为湖南省第二家本土上市银行,值得关注。